渝北网  >   经济

从数据变化看脱贫攻坚新答卷

  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市大力推进“四好农村路”建设,为广大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提供更好的保障。图为万盛经开区黑山镇乡村公路。特约摄影曹永龙

  10月16日,深秋,巫溪县上磺镇平溪村凉风乍起,吹得人缩紧了身子,裹紧了衣服。但62岁的残疾老人何福发心里却是暖洋洋的,看着自家猪场的100来头生猪一天比一天肥实,想着到了年关就能变成现钱,他打心眼里高兴。

  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市吹响脱贫攻坚的“冲锋号”,聚焦深度贫困,把脱贫质量放在首位,巴渝大地上演了一个个生动、鲜活、感人的脱贫故事。

  贫困人口从165.9万人降至25.5万人,贫困发生率从7.1%降至1.27%,两者的减幅均达到80%以上。成绩的背后,市委市政府、各级各部门、广大贫困群众,是如何书写这份答卷的?

  完善顶层设计

  确保如期实现脱贫攻坚目标

  攻坚中之坚,一年多前,党中央为脱贫攻坚战向深度贫困进军发出“总动员令”。

  我市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强化责任担当,夯实主题责任,完善顶层设计,全面充实扶贫力量:

  市委书记、市长担任市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双组长”,4位市领导担任副组长,成员单位增加至43个;

  市领导身先士卒、靠前指挥,常态化开展调研指导、督查巡查;

  市级各部门立足本职、主动作为,全力推动行业精准扶贫,全面助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

  贫困区县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

  ……

  全市上下切实把责任扛在肩上、工作抓在手上,形成了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格局。

  我市实事求是调整脱贫摘帽指导计划:到2017年底,开州、云阳、巫山3个区县脱贫摘帽,到2018年底,石柱、奉节2个县脱贫摘帽;到2019年底,城口、彭水、酉阳、巫溪4个县脱贫摘帽;确保到2020年,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贫困村全部脱贫,贫困区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围绕调整后的脱贫目标,我市打出政策组合拳,先后出台《关于深化脱贫攻坚的意见》《重庆市精准脱贫攻坚战实施方案》等系列文件,全面整合政策、资金、干部等各类资源,健全财政、金融、社会等多渠道投入体系。党的十九大以来,落实市级以上财政专项扶贫资金近200亿元,统筹整合使用涉农资金303.7亿元,筹集各类社会资金近100亿元。选派驻村工作队2915个、第一书记1688人、驻村工作队员1.9万人,落实结对帮扶干部20余万人,实现结对帮扶全覆盖。

  今年8月,开州、云阳、巫山如期实现高质量整体脱贫摘帽;一个月后,奉节召开决战脱贫摘帽倒计时誓师大会,一场聚焦精准识别、住房保障等重点难点问题的冲刺决战行动,就此展开。

  中央有要求,重庆有行动。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大扶贫格局,这是党中央在提出精准扶贫理念后的又一重大理论创新。

  在我市,专项扶贫、行业扶贫和社会扶贫共同组成了脱贫攻坚的“三驾马车”。由于具有主体多元化、举措丰富化等特点,社会扶贫越来越成为“三驾马车”中最具潜力、最有活力的部分。

  今年7月,我市专门组织相关部门、区县赴京对接定点帮扶我市的9家中央国家机关,成果丰硕——9家中央国家机关均发布了极具含金量的下一步定点帮扶我市工作计划。

  此外,市级帮扶集团、鲁渝东西协作扶贫、区县对口帮扶、爱心企业和个人等,构成了一张“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社会扶贫网络。

  前不久,党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后,我市立即结合自身实际,制定了《关于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实施意见》,提出9个方面、48项政策举措、288项具体任务,并逐一分解落实到53个牵头部门、55个参与部门。

  “既有任务书,也有路线图,还有时间表,对照抓落实,执行不打折扣,这是我们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的前提。”市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说。

  精准脱贫

  贵在“精”重在“准”

  目标既定,行动必随。

  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市聚焦精准狠抓分类施策,持续深化“一村一策”“一户一法”,分类推进交通、水利、文化、金融、科技、环境改善等行业精准扶贫行动。

  要致富,先修路。巍巍武陵山,绵延八百里,是长期以来渝东南区县与外界交流的屏障。2016年,石柱县石家乡石龙村村民谭春雨利用搬迁的机会,在家门口开起了“春雨农庄”。然而,门前道路的不畅,让她的农家乐始终显得有些冷清,一年下来的年收入只有3万元。去年,得益于扶贫项目,谭春雨门前的道路硬化了、拓宽了,3公里的道路直通黄水景区,于是她的农家乐很快便门庭若市。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游客几乎把她家的门都挤破了,“有时候,一天就有几千块营业额。”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本,生态之基。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往往受制于吃水难、灌溉难,难以发展生产,改善生活。作为典型的“望水兴叹”地区,丰都县三建乡的许多农户都曾为了吃水而操劳。过去两年,三建乡将兴建水利设施作为了脱贫攻坚的重要项目来抓,利用项目资金新建微水池71口,整治渠堰21公里,新建了一个自来水厂,全乡现有集中供水点15处,覆盖群众约5000人。如今,走进当地绝大多数农户家里,只要拧开龙头,干净的自来水便汩汩流出。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基层党组织是脱贫攻坚不可或缺的战斗堡垒,但我市大部分农村却囿于集体经济的薄弱而缺少了必要的凝聚力、战斗力。摸清情况后,市委市政府实施了村级集体经济“空壳村”清零行动,向每个“空壳村”专项安排集体经济发展启动资金10万元,并投入3.4亿元开展农村小水电和光伏扶贫,稳步增加村级集体经济收入。

  精准扶贫,就是要扶到根上、扶到点上。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市启动村民小组通达工程8300公里、通畅工程1.6万公里;解决1750个贫困村生产生活用水问题;完成村级基层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示范点建设188个;在贫困区县建成国家农业特色科技园区7个;每年为每个贫困区县新增建设用地600亩;实施农村环境连片整治350个村;完成贫困户危房改造5.13万户、农村改厕4.6万户。

  精准扶贫,就是要扶真贫、真扶贫。党的十九大以来,我市贯彻精准方略,带动22万余贫困户发展起了特色产业,帮助20.59万人搬进了新房,针对贫困人口开发公益性岗位3.3万个,实施贫困家庭大学生学费8000元以下据实报销,并将符合条件的24.5万贫困人口纳入低保保障,实现了“五个一批”全覆盖。

  精准扶贫,就是要深化改革,补齐短板。我市出台农村“三变”改革试点意见,实施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项目937个,持股贫困户3.1万户。建立金融精准扶贫主办行制度,组织5家涉农或地方法人银行对18个重点区县划片包干,创建市级金融扶贫点127个。设立扶贫小额信贷风险补偿金4.4亿元,创新推出“扶贫贷”“贫困扶助贷”“再贷款 ”等金融精准扶贫产品30多个。整合金融机构、结对帮扶人等力量,成立金融扶贫助贷员队伍,今年新增扶贫小额信贷2万余户8.76亿元。整合小额意外、大病、农房等保险,创新推出“精准脱贫保”,实现贫困人口全覆盖。

  一项项措施,汇聚起了脱贫攻坚的磅礴力量,推动我市贫困地区面貌日新月异,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善,贫困发生率直线下降。

  聚焦深度贫困集中攻坚

  把脱贫质量放在首位

  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面上贫困虽已得到了较大缓解,但越往后需要啃的“硬骨头”越多、越硬,容不得半点松懈。

  深度贫困地区是贫中之贫,坚中之坚。去年8月,我市参照国家确定深度贫困县的标准,按照“三高一低三差三重”识别标准,从全市甄选出18个深度贫困乡镇,并明确目标:精准到人头、统筹到区域,下足“绣花”功夫,集中力量全面破解深度贫困难题。

  深度发力,规划先行。围绕深度改善生产生活生态条件、深度调整产业结构、深度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深度落实各项扶贫惠民政策“四个深度”的要求,我市因地制宜编制18个深度贫困乡镇精准脱贫三年规划,累计规划项目2372个,预计投入162亿元。目前,已启动项目建设1514个,完成投资32亿元。

  产业是脱贫的根本,没有产业,脱贫就如同无源之水、空中楼阁,我市因地制宜在深度贫困地区发展特色产业,打好脱贫攻坚的“第一硬仗”。

  金秋,石柱县中益乡坪坝村贫困户杨朝武的中蜂养殖基地里,蜜蜂上下纷飞进进出出,这是他得以脱贫增收的保障。“我养蜂有30多年了,以前技术不过关,收益不明显,今年通过培训学到了分蜂、打扫、管理等关键技术知识,一个个难题迎刃而解,预计今年收入有5万元左右。”杨朝武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在贫困地区,改善基础设施仍然是第一需求。我市整合各方投入,着力解决深度贫困地区发展的“卡脖子”问题,使这些地区的基础条件大为改善。

  奉节县平安乡位于该县西北角,与云阳、巫溪接界,曾是交通死角,也是当地最贫穷的乡镇之一。

  深度贫困攻坚战打响后,平安乡“借道”在巫溪县古路镇境内修通了一条15公里长的高速公路连接道,通过巫溪县的羊桥坝高速下道口、奉溪高速与奉节县城相连,将其到奉节县城的时间缩短到一个半小时。而对内,则实施撤并村油化路116公里,入社泥结石路57公里,人行路 236公里,实现户户通人行便道,社社通泥结石道路。

  人心齐,泰山移,我市坚持扶贫与扶智、扶志相结合,昂起脱贫志气。

  在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麻旺镇龙坝村,张金银是出了名的“懒汉”。懒到什么程度:每天不到中午十二点不起床,起床后不是打牌,就是喝酒,要么就闲逛,从不做家务,也不过问孩子的学习,老婆受不了跑了,再也没回来过。

  镇村干部来了,一次次的劝说、开导,终于让张金银开了窍,他主动向县扶贫办申请了麻旺鸭养殖项目,养起了上千只麻旺鸭,现在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家里因此迎来了新生。

编辑:官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