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北网  >   国际国内  >   国内

假证“傍”上微信,“毒瘤”务必剿尽——起底制售假证章黑色产业链

  新华社长沙11月26日电题:假证“傍”上微信,“毒瘤”务必剿尽——起底制售假证章黑色产业链

  新华社记者谢樱

  仅需几元钱的成本,制出假证卖出几百元。居民身份证、出生医学证明、专业英语等级证、驾驶证等各种证件应有尽有,让人触目惊心……

  近日,湖南省娄底市公安局查破一起依托互联网的假证制售案件,缴获半成品、成品假证件上百万件,一条跨安徽、浙江、上海、广东、重庆、湖南等20余省份的假证件制售产业链随之浮出水面。

  “只要给他一本真的,就能做出一本假的”

  2018年3月,在安徽亳州的一次国家英语专业八级等级考试上,助考人员李某使用了3张假的居民身份证被查获。之后,警方在其住所还发现1枚假的派出所公章。让警方感到惊讶的是,这3张假身份证上,居民信息、防伪图案详细清晰,几乎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警方经过调查发现,这3张假身份证和公章,是通过微信平台购买,卖家位于湖南省娄底市。

  在获知这一线索之后,公安部立即挂牌督办此案,并将案件交由娄底市公安局承办。警方通过细致摸排,一名刘姓男子出现在侦查的视野中。

  “为了作案更为隐蔽,这名刘姓男子每天骑着摩托车穿梭,亲手把制成的假证成品一个个交给下家。”娄底市公安局娄星分局办案民警肖伟辉说。

  位于娄底娄星区一个居民房的刘某家里,堆积如山的半成品假证让人触目惊心。一沓沓的假证半成品、模板中,包括身份证、驾驶证、新旧版的出生医学证明、各类专业技术职务证明等,甚至还有各个省份的高校毕业证。

  “我们查获到的各种假证件半成品应有尽有,很多证件连新老版本、各地细节差异都有详细区分。由于样式、版本众多,为了找寻方便,刘某甚至把各类证件按省份分别存放。”肖伟辉说。

  不仅手中拥有各种各样的证件半成品,制假人员甚至还能提供“来样订制”假证服务。“只要买证者能提供一份证件的真实原本,他们就能‘依葫芦画瓢’做出一本假证。这些假证仿制得非常逼真,一般人仅凭肉眼根本无法辨别。”肖伟辉说。

  层级分明、作案隐蔽的“暴利”行业

  通过近5个月的侦查,警方逐步查明了这个由“原材料批发商”“原材料零售商”“制售假证、假章人员”三个层级组成的伪造变造买卖假证件、假公章的犯罪网络。

  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在浙江省温州市批发假证件的原材料,再发往娄底市的中间商。制假人员在中间商处零星购买原材料后,通过微信等方式同买证人联系业务和支付制作费用,制作完毕的假证件通过快递寄送至各地买家处。

  “买证人和犯罪嫌疑人之间不直接见面,都是通过网上虚拟交流聊天软件传递信息。嫌疑人有的自己制作假证,也有的委托别人制作,以降低自己的犯罪风险。”肖伟辉说。

  为了扩大销路,这些制售假证、假章人员还在各省市的建筑物墙体用记号笔写下“办证”字样的牛皮癣广告,甚至通过网络黑客攻击政府、企业网站,在其子网页下插入“办证”的广告,随即大量的制假业务涌向湖南娄底市的娄星区、双峰县、涟源市的小作坊及图文店。

  在假证制作出来后,犯罪团伙再用一台“刻刀机”,就能“炮制”一枚假章。“这样的假证成本低廉,卖价达数百元不等。”肖伟辉说。高额的利润让制假团伙冲昏了头,一本本假证流向了全国20余个省份。

  8月17日,在娄底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网技支队牵头下,由娄星分局主侦、联手涟源、双峰两地公安机关合成作战,从刑侦、网技、巡特警、派出所等警种、部门抽调警力330余名组成50个抓捕组,对专案进行统一集中收网,共摧毁犯罪窝点49个,抓获朱某华、谭某琳等犯罪嫌疑人62名,团伙主要成员全部归案,当场扣押打印机、银行卡、U盘、过塑机、裁切机等制证设备一批,以及大量假公章、上百万本假证件,查破涉及全国各地制贩假证案件数百起。

  如何斩断假证流通“生命线”?

  记者了解到,做一本“假职称”证件成本低廉,即使包含全套相关材料的印制成本也只要100元左右。因此对于一些培训机构而言,只要做成“一单生意”就能赚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利润远远高于正规的培训。因此一些如建筑类的培训机构也和制假商家“勾联”,成为售卖假证的“下家”。

  成本仅几元钱的假证,何以瞒天过海、招摇过市?肖伟辉介绍,类似毕业证书、身份证等证件,有网上查询或内置磁条,即使假证再“逼真”也能通过一定的手段识别出来,但不少证件目前还缺乏有效的鉴别手段。

  “更有甚者,在制作假证件之余,还克隆了供假证件核查的‘影子网站’、鉴别热线电话,堂而皇之将其印在假证件之上,迷惑性很强,容易让证件审核单位‘中招’。”长沙优米文化创意有限公司人事经理陈芳说。

  肖伟辉认为,假证横行也暴露了一些地方的相关单位部门,在组织考试、审核资格证件合法性等方面存在管理漏洞。比如组织考试不规范、监督复查机制不完善、从业资格档案审查不完善等,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在一些场合,审核单位不会严格鉴别,或者有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使得假证在市场上‘顺行无阻’。”

  “使用假证即便被查出来,违法成本也很低,这是造假‘供需两旺’的根本原因。”肖伟辉说,按照相关法律,买卖、使用假证的行为,也是违法行为,属于刑事犯罪。“亟待加大使用假证的处置力度,堵住证件审核的‘空子’,严防假证件破坏社会公平,挑战诚信底线。”肖伟辉说。(完)

编辑:官粳人